悲不成悲,喜不成喜.
但白依然是个好白.

© 白无德
Powered by LOFTER

向所有人安利狗十三。

…想吃旧设秦皇和老李。

Fever Young

曹二少是个很阔绰的人,这是任何一个金主少爷必备的优良品质。跟这种人讲顶级好货他就会笑眯眯地跟你讲,是啦是啦,这个是很好,但我更喜欢那一个。红酒雪茄豪车名表,曹二少也不是很在意这些,他有时候是个诗人,诗人曹二少会激情澎湃的搭上任何一辆灰头土脸的公交坐到终点站,很好很好,这就是生活。曹二少下车的时候站台空无一人,荒郊野岭确实没有人,他前不知道多少号女友喜欢这种地方,他已经快忘了那姑娘的脸了,但他还是记得别人喜欢什么。现在初中生都知道谈恋爱不是牵个小手看个星星就完事了,曹二少很惋惜,可跟有些人你就得看星星看月亮看海看潮,那些人流眼泪了你就得优雅的翻出手帕纸去哄,哄人主要看文学素养,所谓少年情...

”我是想过要出来的,毕竟非洲人不容易,你们懂的,“明老板说,”可我在王点看着萤丸重伤的时候,心忽然就软了,爷爷给你了非洲审,e3你不要再来了。只要你对萤丸好,就算我们是一家人啦。“

”我是想过黄脸的,毕竟下图就轻伤起步,你们懂的,“萤总说,”可我在沟前想着阿苏神社的萤火虫,心忽然就软了,阿鲁基我们再走一趟吧,团子不用你买了。只要你对明石好,就算我们是一家人啦。“

非洲白:道理我都懂,可我能怎么办呢。

JOY

*枪凛的一线偶像和十八线小主唱的故事.

1.

你唱的是什么?摇滚?远坂凛猫在角落里问他。

库丘林嗓子还有点哑,只摇头,没说话。

远坂凛吸溜着果汁,视线从那群疯了的听众移到主唱身上,我没有听过这种。

库丘林笑着点头,我知道。

2.

库丘林说是十八线主唱都很便宜他,他的主业暂且不表,副业是去酒吧嚎两嗓子。他有一个乐队,大家一开始深受感染要硬核一点,节奏快重和弦模糊不清,库丘林一开始想唱什么词好呢,要硬气的,爆炸的,革命的。他就是在词的时候看见后门那有个陌生人。

小姑娘,国中生,逃学。

这是库丘林的第一反应,不会有穿着制服的高中生跑来这种地方的。

你迷路了吗,库丘林秉承着爱护未成...

*活在对话里的丕司马和也许能看出来的孚懿以及还是避雷吧剧情需要的孚叡

司马孚没想到自己能约到曹你二大爷家的公子,谢谢曹老板已经离世了,不然他觉得很对不起自己的工龄。
他琢磨着干脆溜号吧,退一步风平浪静,万一明天有人带着机枪来家里突突突,就很不好。朗哥就会训他,虽然自己年纪一把了,他年纪一大把了,朗哥还是会说,小兔崽子,你要死啊你。朗哥最大的梦想是颐养天年。司马孚其实也很想。早知道就当一个清心寡欲的人,就不会被人家突突突了。
二哥说得对,姓曹的没有一个…司马孚的大脑踩了个刹车,不能一天两次对不起自己的工龄。
那边的小子已经脱的光溜溜像条江豚躺床上等他。
江豚是不是已经灭绝了,司马孚想。
咳,他清了清嗓子...

二则

*两个我流小段.


施恩

克莱恩被断断续续的门铃逼到了崩溃边缘,他明天,不,马上,就去把那该死的金属块拆掉,他抓起一把螺丝刀,在手里掂量了两下还是丢到一边,拿起了一支5ml的注射器,红棕色的液体黏在内壁,他不介意拿门外那个没眼力见的家伙试试他的半成品。

“晚上好,克莱恩医生。”

克莱恩背在身后拿着注射器的右手放松了一点,但还没有完全放下戒备的意思,站在他面前的是爱德华·尼格玛,他们俩之前没什么过节,也没有什么交情。他全身上下湿透了,就像刚刚从水里捞起来一样,他左眼下方的眼罩裂掉了一小块,克莱恩眯眼上下打量,背光,看不清。他们俩谁都没有再说话,沉默的对峙,就像闹脾气的

张绣五次离家出走,一次都没有成功

1.
我离家出走了,张绣站门口,后面背个黑色双肩包。
噢,贾诩关门,关我什么事。

2.
我离家出走了,张绣站门口,眼角还挂着两滴清泪。
噢,贾诩关门,氯霉素滴眼液。

3.
我离家出走了,张绣站门口,不知道去哪边泥地里滚了一圈,灰头土脸。
噢,贾诩关门,脏死了。

4.
我真离家出走了,张绣站门口,您怎么不信我。
噢,贾诩关门,我信你。
你信我为什么不让你我进去,张绣敲门。
我让不让你进去和我信不信你没有必然因果关系,贾诩站在门后边。

5.
我准备回家了,张绣站门口。
好事,贾诩要关门,我给你叔叔打个电话。
张绣舍生取义把脚卡进门缝里。
收回去,贾诩停了一下。
不收,张绣心里很怵,他这个叔叔很厉害,他亲爹跟他讲的,你不...

千里一步

*是很久之前和人聊起来的一个梗...水银女仆和肯尼斯的互动,希望二世原谅我动了他改造女仆以及莱妮能暂时把她借给她哥一下….

*生日快乐.

1

肯尼斯没什么兴趣爱好,从小如此。给小孩玩的益智游戏于他过于简单,琐碎的拼图不至称为打发时间。若论及体育运动,骑马是为社交所迫,碍于贵族面子偶尔还得抄起高尔夫球杆挥动一两下(虽然大家都不会强迫小孩玩这些的)。

在肯尼斯并不漫长的童年中——天才没有所谓快乐童年,你知道的——他的大部分时间献给了魔术练习或者和这有关的东西。小肯尼斯拒绝了老管家的好意,把他关在了书房外,这是他为数不多的秘密,他的抽屉上了三层封印,一本发黄缺页的笔记本中夹着一叠用曲别针订好...

巡游

  *陈葛衍生的费严,  @不戴眼镜的猫没有存在感   篡位那个我发现写长的写不来....


   费老啊,严守一扒拉着面前的玻璃杯,他应该没有喝到二两白酒,但是他就觉得自己脑子已经昏了,恍兮惚兮的,您是知识分子,是文化人,您讲讲,这爱情是个什么玩意。严守一喝醉了还保持着他主持人的本分,不大舌头。

   费墨从口袋里找出他的烟盒子,空子,那空盒子就在他的手里打着转,他烟瘾没有重到现在非来一根的地步不可,但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应该点一根烟,配合一下严守一,他不

某个可怜苦工被删除的博客记录

*憋这种语气真奇怪...还是第三方观察视角,人生头一回.

我入职的第一天是悲惨的,之后也没有好起来。如果把我这工作几年的经历写成一本书(虽然我知道没什么好写的,除了我那个传奇的上司)那我就得去编个比《悲惨世界》还要悲惨的题目。
“《风雨唐宁街》如何?”
“不,这名字太蠢了,就像在苹果派上用蛋黄酱做一层裱花。”
旁边那个人叫....你管他叫什么呢,今天还是努力工作好Paul明天可能就是替死鬼Paul,当替死鬼不完全是坏运气,起码能替你彻底下定决心辞职,炒了不列颠首相和女王,成为高贵的纳税人而不是新闻媒体的盘中餐。
因为从进入唐宁街当苦力开始就没有好运气了,只有死的很惨,死的更惨和死无葬身之地。
题外话,...

鱼与蛋糕

*枪凛,卫宫家的饭的设定. @宿语。 

1.

库丘林以为自己像普通人一样过日子就能提高在小姑娘生活中的参与度。

大小姐总不会自己屈尊降贵的自己去买食材,那外送服务呢,库·灵光一闪·丘林为自己的足智多谋十分满意,改天跟老板探讨一下,说不定还能多混点工资,果然有才能的大英雄随便在哪一方面都是十分有才能的。

后来库丘林了解到了一个世界真理,叫“这他娘的跟老子想的不一样啊?!”。

他每天外送服务对象平均年龄70+,和和气气的阿婆们有时候会给他一点小礼物,什么水果啊点心啊,有次他收到了一块很有名的羊羹,小孩子会不会喜欢吃啊,他觉得小姑娘应该是喜欢...

*吸口幼谜,复健一下.


爱德华·尼格玛在他十二岁那年挨了父亲的训,年幼时神圣的人权总是在给严苛的父权让路,眼前父亲的脸变成了小人书里像被推土机翻来覆去撵平了三四回还不散架的几何图形,他用袖子挡好胳臂上的红印,低着头顺着走廊往外走。

你去哪?房里又是一声大喝。

爱德华抓着门把,指甲抠着上面铁锈,蹭了半手褐红,抓热了铁把,转开了的锁又合上。他眼睛里泛着雾,蒙了灰,耷拉着肩膀不情不愿的往回走,小心翼翼的轻声回答,我哪都不去。他眨眼,刚才挨打的地方更疼了,他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走过父亲面前的时候特地挺直了背,紧紧地抿着嘴,逃回了自己房间。他背对房门,终于泄气,垂头闭眼。...

[授权翻译/Scriddler]凶终隙末

*Scriddler  稻草人/谜语人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805876

*原作:A03 DittyWrites/Tumblr acapelladitty

*授权

正文:

护士看起来心情不错,她身上浓重的香水气味随着她的心情更加昂然,这带有侵略性的味道让爱德皱起眉头,他被领到一个完全与外界隔开的区域,这里堪称是安全系数最高地方之一。护士脸上带着职业性的安抚人心的微笑,他们向里走的每一步都得忍受着周遭病人的鬼哭狼嚎,她已经习惯了,所以她泰然自若的面对这一切,她微微侧身给爱德让出道路。

“欧文先生,这边。”

她...

好想磕内敌里的战损谜啊…又帅又傲的(等等这好像是普遍的基本设定)说那句我不需要朋友的时候简直像个小孩子…什么在船爆炸的时候扒着浮板在海上漂(就当他水性不好吧)然后被在港口谈生意的企鹅发现了(不是那个魔改到跟蝙蝠侠发小的企鹅)手下看企鹅脸色然后问,boss,那个人要不要捞起来啊。
假装在玩伞的企鹅就很臭屁的点了根雪茄,捞。
(其实很想企鹅直接扛回去但是他好矮哦而且好没形象啊)
带回去以后安排了一个很破的房间但是找人把谜语的伤全部包扎好了。
谜语醒了以后脾气很差,躺床上就开始想怎么报复那群阴他的人,然后吊着手腕找企鹅谈话,要人手要军火。
企鹅问,到时候地盘怎么分。
企鹅以为谜语会发飙,给钱不给地,毕竟是跟蝙蝠...

1/5